在家里做什么能赚钱手工活揭秘济南户外幕后:拿资源抄近路 多层转卖赚钱(图)致富网赚-暑假赚钱网

在家里做什么能赚钱手工活揭秘济南户外幕后:拿资源抄近路 多层转卖赚钱(图)致富网赚

作者:暑假赚钱网日期:

分类:暑假赚钱网

在工业南路西段,不少沿街建筑物上安装了户外广告牌。


工业南路西段,沿街许多建筑都安装了户外广告牌。记者张刚由本报记者李永明拍摄


  哪里都有江湖。此话更适合济南户外广告圈。

  招人眼球的各种户外广告,就连背后是谁在运营,可能常人都闹不明白。广告资源从哪来?究竟什么人才能拿到广告资源?一块简单的广告牌被剥了几层皮?背后的利润有多大?关系有多错杂?单立柱广告、过街天桥广告、屋顶广告、公交站亭广告都是圈内的“肥肉”,通过不同领域的圈内人,本报为您逐一揭开其中内幕。

  强势公司独揽资源弱势想喝汤都难

  像张柳一样的小型户外广告公司,济南不下千家。虽然有名车豪宅,但张柳谦称,他这样的广告商,与几家大型广告公司比起来只是条小鱼。

  大鱼吃独食,自动赚钱机器,小鱼就只能干看着。政府公开招标的单立柱广告牌、过街天桥户外广告,通常只有鲁信、鲁商、润色、通广等几家大型国有企业才有实力竞标。张柳等小型广告公司可以到场,但相对来说“囊中羞涩”,“一根单立柱广告一拍卖就是10年使用权,400万-500万;一个过街天桥广告一拍卖也是10年,没有下来1000万的,而且都是成批打包拍卖,单个不卖,国外挂机赚钱,而且钱必须一次性交清”。

  大鱼吃撑,玩赚电商1.0,小鱼通常连汤都喝不到。“单立柱和过街天桥广告因为效果好,大型广告公司竞标到手后,都将广告位直接销售给了旗下的公司。”张柳介绍,即便有广告位转包出来,小型广告商也只能单个、短期租赁一部分,数量也不多。

  一条经十路层层转卖,利益链至少有3环

  资金不只是的唯一门槛,率先从政府获得广告资源,也是张柳等人无法企及的。

  用张柳的话说,“在济南哪家同行都得罪不起,群发赚钱,都有着深厚的实力”。最令人羡慕的广告公司莫过于“易建城”公司。该公司从网上搜索不到任何信息,却掌握着整条经十路所有的广告资源。

  张柳介绍,易建城公司从政府手中一次性拿到了整条经十路的过街天桥、灯箱和公交站亭的所有户外广告经营权。资源到手后,再将广告资源全部倒手转卖出去。

  “公交站亭广告转卖给了广州白马公司,灯箱广告转卖给了Tom传媒,过街天桥广告起初转卖给了通广传媒,现在是齐鲁国际在经营。”张柳细分着经十路的各类广告资源,而他即便想二手买进,也够不着边。

  想要核算出广告资源转卖的利润,圈内摸爬多年的张柳也摸不着头脑。“广告资源最初到手时的成本价是秘密。但可以肯定,一处广告资源从最初审批,到租赁,再到转卖,价格上至少会被剥3层皮。”

  屋顶广告“水军”泛滥,工业南路等成重灾区

  与经十路和二环东路不同,北园大街、二环南路和花园路沿路屋顶广告随处可见。近日,记者以租赁的名义询问3条道路两侧楼顶广告户主,多数商户都无法提供合法手续。

  “北园大街80%以上的屋顶广告都没有合法手续,属于野广告。”张柳介绍,无手续的屋顶广告已愈演愈烈,之所以如此,一方面是目前《济南市户外广告设置管理条例》没有法律刚性,休闲网赚,另一方面拆除屋顶广告需要专业队伍,城管执法人员自己拆根本不可能。“多数屋顶广告一夜之间就建了起来,拆都来不及拆。”

  无手续的户外广告可以低价销售,正规军可能就要赔本。由此导致正规的屋顶广告也不愿再去走审批手续。

  公交站亭不靠招标靠“划拨”多头化、少监管

  公交站亭广告牌很多,却不是你想做广告就能做。“基本没有找上门的广告客户,我们的客户都是相对稳定的。”一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  这个圈内不为人知的


  事儿远非这些。济南公交总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通常新修一条道路,两侧需要配备公交站亭时,都会有道路建设指挥部或当地区政府指派,有时指派给了公交公司建设,有时则指派给了广告公司,没有招投标程序。道路建设指挥部通常由市政、交警等多部门组成。由此一来,公交站亭出现了多头化,几乎每条路都有自己所属的广告公司。整条北园大街站亭全部归山东省智捷天成传媒有限公司所有。整条二环东路站亭广告则由正方传媒所有。

  市城管执法局工作人员介绍,多年前,经营公交站亭的广告公司,每年会向原市住建委交纳500万-600万的费用。作为非税收入,该笔费用全部上交市财政。目前,除了公交总公司的公交站亭在接受正规监管,其余站亭无人监管,费用也再无人交纳。

  目前济南有近3000处公交站亭。一个公交站亭广告费跨度为20005000元/月。全市一年单公交站亭广告收益就能达到7000万-1.8亿。(来源:舜网-济南时报)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